欢迎光临派克笔沈阳授权专卖店
全国热线:024-22931010    微信二维码
新闻中心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分享长征中的奢侈品——派克钢笔

信息来源:www.syparkerpen.com 发布时间:2019-11-22
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中国之声《国防时空》记者来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参观“英雄史诗,不朽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览”,在博物馆内收藏和展出的文物中,有许多长征时期的展品是国家一级文物。透过展厅玻璃,人们曾无数次的观看过它们,品鉴过它们。文物是历史的见证,小编精选了系列长征文物图片,以文物为切入点带您重温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悲壮与豪迈,为您讲述长征中的感人故事~~
长征中的奢侈品——派克钢笔
文物:派克钢笔
规格:戴帽时长约12.8厘米,直径约1.9厘米。


材质:笔尖、笔夹为镀金钢,笔帽、笔杆主体为黑色塑料。


这支钢笔笔尖上铭文为“PARKER DUOFOLD PEN B”,笔夹上的铭文为“PAT-StP 3-16 PARKER”,中国名为“多福”派克钢笔。该笔戴帽时长约12.8厘米,直径约1.9厘米,笔尖、笔夹为镀金钢,笔帽、笔杆主体为黑色塑料。派克公司生产“多福”派克钢笔始于1921年,这支派克笔是老款的“多福”派克笔。在长征中拥有一支派克笔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红四方面军战士李春林将这支笔送给了战友张国卫,代表着两人在共同战斗中培养起来的深厚革命友谊。1959年,军博筹建之初,该支钢笔被征集入馆。


关于长征,意大利诗人B?瓜格里尼这样抒写,“他们是些善良的,志气高、理想远大的人,交不起租税走投无路的农家子弟,逃自死亡线上的学徒、铁路工、烧瓷工,飞出牢笼的鸟儿——丫环、童养媳,有教养的将军,带枪的学者、诗人……就这样汇成一支浩荡的中国铁流,就这样一双草鞋一杆土枪,踏上梦想的征程!”的确,世界上不曾有这样的一支队伍:指挥员平均年龄不足二十五岁,战斗员的年龄平均不足二十岁,十四岁至十七岁的战士至少占百分之四十。在长征征途上,武器简陋的红军所面对的往往是装备了飞机大炮助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年轻的红军官兵能在数天未见一粒粮食的情况下,不分昼夜地翻山越岭,然后投入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其英勇顽强和不畏牺牲举世无双 。


红军也有登山鞋——钉子布鞋来袭!
文物:钉子布鞋
规格:鞋帮未立起时,鞋长23厘米,宽11厘米,高3.5厘米。


材质:鞋底和鞋帮质地主要为麻、布、棉,通过麻绳缝制起来,鞋子底部为圆形平头铁钉。


这是红军长征爬雪山穿过的钉子布鞋,鞋子底部为圆形平头铁钉,铁钉主要作用是防滑,它的作用和脚马子的作用非常相像。鞋底和鞋帮质地主要为麻、布、棉,通过麻绳缝制起来。红军爬雪山时穿的主要是草鞋、麻草鞋、布草鞋,还有少量老百姓送给红军的千层底布鞋,以及缴获的极少的胶鞋。这双钉子布鞋十分特殊、少见,由于档案没有记载它的出处,根据它的铁钉工艺推测,它是雪山地域藏民自制登山鞋的可能性较大,这双鞋可能是红军从藏民手中买来,或者是藏民送给红军的。鞋帮未立起时,鞋长23厘米,宽11厘米,高3.5厘米,破损严重,鞋钉锈蚀。该双布鞋原属旅顺军事博物馆,1977年,根据总政治部文件,旅顺军事博物馆撤销,该馆文物全部移交给军博收藏。


德意志铁血宰相俾斯麦说:“行军的靴子样子和行军时的脚步声,是军队的有力武器。”而红军长征途中,物资供应极其匮乏,更谈不上鞋靴供全,打草鞋、穿草鞋是常态,有双布鞋自然被视作珍宝。红军战士江耀辉把苏区一位老大爷送的布鞋挂在腰间,视为长征中最好的伴侣,过雪山时穿上这双“量天尺”,爬过了雪山,赶忙把它脱下来,磕掉泥巴,又挂在腰上 。


向死而生的苦难行军


长征途中,红军曾发布过这样一份《行军告示》:“我们必须准备走大路、小路、直路和弯路。走过白天是黑夜路,走过黑夜是白天路……还要准备走绝路!走完绝路,我们再赶路!”雪山是长征中最艰苦的行程。开国少将贾若瑜在日记中记录,“部队从西倾寺出发,前方就是杳无人烟的大草原,每天行军赶路少则五六十里,多则百余里。在紧张的行军中,没有心情观赏草原景色,也顾不上荆棘刺脚,有时还要翻越山坡。困难的是高原荒野风餐露宿,寒气袭人,加上腹饥衣单,真是饥寒交迫。”“宿营时三人一组,由身体好中差组成。身体好的负责挖坑,身体次之的同志负责寻找柴草,身体差的就看管枪支行囊。睡觉时三人一起蜷缩在小坑里过夜。有时第二天醒来,体弱者耐不住长期饥饿和夜寒而悄然逝去,他就永远长眠在这个坑洞里了。我们掩埋好自己的同志,卸下子弹,拆毁枪支,含着泪花,又重新上路了。”


夹金山下的硗碛村,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碑矗立山间,与远处的夹金山遥遥相望。主峰海拔4950多米的夹金山,被当地藏族同胞视为“连鸟儿也难以飞过”的神山,也是长征中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1师4团作为全军先遣队来到夹金山下,拉开了长征路上最为悲壮的行程的序幕。“那天是农历五月初四,他们从山上下来时,穿的衣服五颜六色,什么样式都有。人都很瘦,差不多皮包骨头了。”回忆起红军到达四川小金县达维镇的情景,张绍全记得很清楚,“来自南方的红军战士身着破烂的单衣,打满血泡的脚上缠着干树皮……”


老红军郝毅当时只有19岁,他回忆,“实在冷得不行,大家就人靠人挤在一起。继续行军时,总有一些战友再也不能起来。”有一天,郝毅实在走不动了,朦胧间看见前面有一块大石头,就把小包袱放在上面,想坐下来歇息一会儿。谁知,刚一坐下,大石头就歪倒了——原来是前面部队牺牲的战友,身子已经僵硬了。


老红军刘承万提起过雪山,仍忍不住泪水:“好多战友一坐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许多人冻僵了,滑倒后像炮弹一样飞出去,在冰崖下没了踪影。”


党岭山是长征路上红军翻越的海拔最高的雪山。老红军刘洪才当时刚满21岁,“党岭山,党岭山,上下总有二百三,终年积雪无人烟,十人上山九不还。”刘洪才跟着部队走到山下,好心的藏族同胞前来劝阻:上去的人不是陷在冰穴里活活冻死饿死,就是被“山妖”抓去连尸体都找不到……夜幕降临,刘洪才和战友们挤在雪洞里,用体温相互取暖,极度疲劳的他们睡着了……“第二天,我们醒来了,只有副班长还躺着,一动不动。我喊了两声,他也不理。”刘洪才过去一推,才知道副班长已经冻死了。


在长征中,红一方面军先后翻越了夹金山、梦笔山、雅克夏山、昌德山、打古山等5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红二方面军在三大主力红军中最晚进入雪山地区,翻越的雪山却最多。先后翻越了哈巴雪山(玉龙雪山)、大、小雪山、扎拉亚卡山、海子山、马巴亚山、恶热山、麦拉山、瓮水、邯坡等二十多座雪山。红四方面军是最早踏入雪山地区的部队,由于曾三次跋涉雪山草地,在雪线以上区域停留时间最长。红桥山、夹金山、梦笔山、雅克夏山、昌德山、打古山、党岭山、巴郎山、鹧鸪山等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累计翻越雪山超过20次。


这件防寒衣 不知温暖过多少红军战士
文物:防寒衣
规格:长约58厘米,宽约60厘米。


材质:布、棉,由线缝制而成。


这是一件层层补丁的防寒衣,该防寒衣的材质为布、棉,由线缝制而成,多处破损,长约58厘米,宽约60厘米。红军穿越的草地是高原湿地,为泥质沼泽,素有“死亡之地”的称呼,在当地,即便是有经验的牧民也不敢在雨季涉足。雨季的草地水多泥深,天气恶劣,经常狂风暴雨和冰雹。由于红军穿越草地时各种准备并不充分,多数同志都是单衣单裤,有这样一件像样的防寒衣已经实属不易,而且通常都要让给病号和体弱的同志。


1935年8月21日,红军开始过草地。行军队列分左右两路,平行前进。右翼为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的红三十军和红四军,自四川毛儿盖出发,进入草地。经过7天的艰苦努力,到达草地尽头的班佑地区。左翼为红1军团先行;继后是中央领导机关、红军大学学生等。彭德怀率红三军团垫后,走左翼行军路线。徐向前是率领右路军过草地的前敌总指挥,他在回忆录中说:一方面军一直长途跋涉,体力消耗太大,实在禁不住恶劣环境的折腾,过草地减员尤多。阿坝自治州党史研究室曾提供了一个资料:红军三大主力在两年数次过雪山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在万人以上。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在回忆录中说:红军过草地的牺牲最大,这七个昼夜是长征中最艰难的日子。走出草地后,“我觉得是从死亡世界回到了人间”。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损失最大,仅以第三次过草地统计即损失近7000人。


马尾手榴弹太有才!虽然问题有点多
文物:马尾手榴弹
规格:高8.5厘米,最大直径5.5厘米


特征:弹壳上有五角星标志


这枚马尾手榴弹是红军自制武器,湘江战役中红34师就大量使用这种手榴弹,这一枚是在广西桂林灌阳地区发掘出土的,1996年8月29日由开国中将韩伟之子韩京京捐赠给军博收藏。
长征中的马尾手榴弹


马尾手榴弹,也称麻尾手榴弹,一个圆圆的弹体后面挂着一根粗粗的麻绳,很有点中国古代流星锤的味道,现在影视作品中很少看到这种武器,但实际上这种武器在红军长征时期还是非常流行和实用的。


有关麻尾手榴弹在中国最早的生产记载是在1926年,上海、金陵、广西等厂均有生产,其中金陵炸弹厂(后改第四集团军军械处炸弹部)制造时间最长,该厂最初在德人薛培及中国人赖瑞麟主持下,于1926年仿制麻尾“新式手榴弹”,又称“白铁冲锋手榴弹”和“生铁撞针手榴弹”。在广州瘦狗岭表演时曾受北伐军将领的好评,因而组织大规模制造。蛋形弹壳为生铁铸造,外径约55mm,长约93mm,外表有预制的纵横小槽,装有撞针、撞针簧、底火等组成的着发机构,用保险闩保险,无外壳保护。弹底结一条麻与棕制的麻尾,长约700~900毫米,以便手握甩出和导向。这种手榴弹是触发式引信,也就是抛出后弹头部位撞击引爆,这就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一是无法空爆,二是不适合丛林战,李先念回忆录曾经忆及某次战斗中,投掷的手榴弹大多缠在树上,爆炸未几。鉴于这些问题无法解决,国民政府部队渐渐淘汰了这种手榴弹。


长征时期,红军经过几次反围剿作战,弹药匮乏,对各种武器需求激增,不得不对武器性能降低标准,大量研制和装备使用这种手榴弹。这种手榴弹在江西山地一带甚为流行,苏区甚至有专门生产不同流派的马尾手榴弹的兵工厂,经过不断改进,虽然问题多多,但是在实战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后来随着战争越来越残酷,逐渐被木柄手榴弹所代替。


这种手榴弹并不是我国首创,最早始于何时,哪个国家,已无据可考,但是日本早在明治四十年(1907年)三月便出现了这种形制的手榴弹,从下面这组图片可以清楚看出引爆方式是碰撞,投掷时也是类似投石索的方式出手。但是最初的730g的重量对于当时的日本人显得重了点。于是日本人在大正9年开始对其进行改良,减少了230g,同时在弹体预压沟槽和改进装药,大大降低了投掷难度并提高了杀伤面积。



相关标签:
上一条:钢笔笔尖笔尖的选择
下一条:钢笔上水/储墨机制
友情链接
手机: 139-4059-9396  电话: 024-22931010  传真: 024-22931010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小西路41号  邮箱: wybwmc@126.com  QQ:
版权所有:沈阳展诚商贸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技术支持:信融科技   辽ICP备16019027号-1